大明文魁|一千三百零三章 銀印

推薦閱讀:太古龍象訣諸界末日在線無敵升級王全職法師武破九荒帝霸帶著農場混異界美漫喪鐘大道朝天純陽武神
  出了乾清宮,林延潮見王錫爵遠去于是道了一句:“元輔,請留步。”

  沒料到王錫爵卻將自己的話置之不顧,只是大步前行。

  林延潮不得已于是加快了腳步,向前追上王錫爵。

  因為是禁中,林延潮不能狂奔,以免失了大臣的禮儀,所以是疾步而去。

  但見王錫爵出了宮門,林延潮不得不又加快些腳步,這時候也不顧左右火者的頻頻目視了。

  林延潮追出了宮門,正要以目光搜索王錫爵,沒料到他卻是在宮墻邊撫須,看樣子似正等候著自己。

  林延潮微微喘定,然后拱手行禮道:“元輔,真是老當益壯,腳步生風啊!”

  王錫爵雙眼微微一瞇,撫須道:“宗海,如此言不由衷之言當年沒少與汝默兄說吧。”

  呵!

  真是一點情面也不留啊,你這么說不是諷刺老子虛偽嗎?

  沒錯,老子就是虛偽,怎么了?

  林延潮哈哈一笑,拱手道:“元輔莫要說笑,下官可是擔不起。”

  王錫爵繼續撫須道:“宗海可知道老夫讀書治學之道?”

  林延潮恭謙地道:“還請元輔賜教!”

  王錫爵道:“老夫讀書只讀古版,尋古人真意,你可知為何?因為今版參雜了太多后人的見解。治學但求一個純字,只求義不能求利,只要偏差了一點,就容易因小利而失了大義。”

  林延潮倒是點了點頭道:“元輔之言發人深省啊!”

  王錫爵肅然道:“宗海修的功夫是永嘉之學,永嘉之學句句道不離利,早為朱子所病,責此失天下之大本。如此之術用在為官之道上,容易事事追求于權術,推崇于種種手段,而迷失了何為大是大非,最后因小利而失去大義!這一番話是老夫的肺腑之言,老夫雖不是申汝默,但代他說話,還是有這分量的,你放在心底好好掂量掂量,!”

  林延潮道:“元輔之言,延潮承教了。元輔這一次回朝后,對宗海的態度可是大為變化,可是因為之前海漕濟運之事,最后得利進了內庫,而沒有到了太倉?”

  王錫爵看了林延潮一眼,然后道:“當初河漕出事!朝廷即突然以海漕濟河漕,然后揚州梅家成了皇商,在這其中宗海你得了幾分好處?宮中又得了幾分好處?”

  王錫爵的唇槍舌劍林延潮算是領教到了。對方對于其中的內情是知道的一清二楚。林延潮拿出海漕的利益來結好宮闈,對于此王錫爵可謂是深惡痛絕。

  林延潮失笑道:“若下官說沒有好處,那么元輔是如何也不相信的。但是元輔下官有幾句話不得不說,方才元輔言不可因小利而失大義,下官是深為認同的。”

  “但元輔有沒有想過,單獨自己是君子是不夠的,這天下之人哪個沒有利欲在心,豈能要求各個都是君子呢?下官在這里敢問元輔一句,今日之天下是何人的天下?”

  王錫爵正色道:“當然是皇上的天下。”

  林延潮道:“正是如此,皇上貴為九五至尊,一心一意是要造福天下蒼生,但是就算真龍也不免有私欲啊。我等幫皇上治理天下,就免不了既要為皇上的公,也要為皇上的私著想。”

  王錫爵看向林延潮道:“夠了,古往今來的奸臣都只知滿足皇上的私欲,而不知百姓蒼生。宗海不必再多言了,道不同不相為謀。”

  說完王錫爵正要拂袖而去,林延潮卻出聲道:“元輔,官員的升遷在于天子的一心一念,但要為天下蒼生造福,官越大卻能辦越多的事。對于此心,林某從不諱言。”

  “若是下官滿足于皇上的私欲卻能實現天下之大利,元輔如此又當如何?

  王錫爵聞言臉色嘲諷之意甚濃道了一句:“如此老夫倒要拭目以待,望宗海你不是巧言令色才是。好了,國本的事,宗海如何打算?”

  林延潮道:“下官出來正是與元輔說此事,下官想過了皇長子皇三子先后出閣讀書的事,可能還要改一改,只定皇長子出閣讀書方才有把握!”

  王錫爵聞言神色一變道:“若只是皇長子出閣讀書,老夫又何必如此大費周章?”

  王錫爵的言下之意就是皇長子出閣讀書自己就可以辦,又何必用得著你林延潮。我保你復官就是要你利用在百官中的威信,辦妥皇三子也出閣讀書的事。

  林延潮笑了笑對王五他可以說,救我也正是救你,否則文淵閣內那些言官知道自己被罷官后,怎么會與你王錫爵好好說話?

  不過林延潮道:“元輔,其實皇三子出閣讀書并不難,但是咱們既然要早立國本,那么就不可以有任何轉圜之地,這邊讓皇長子出閣讀書,那邊遲了一個月讓皇三子出閣讀書。如此皇長子將來心底也有稍稍落下芥蒂,所以下官的意思幫人就要幫到底,又何況未來的真龍呢?”

  “說得輕巧?皇上呢?”

  林延潮道:“皇上其實早有定奪,元輔,皇長子已經十二齡,不可以再拖延出閣讀書的時日。百官之心意,天下百姓之所望,皇上何嘗不知道?這個時候,元輔在皇上那邊只要再多勸幾句,那么皇上必不會再作堅持,如此傾世之功可得。”

  王錫爵對此不置可否。

  林延潮再道:“元輔或許心底以為下官此舉是貪圖擁戴之功,但是全然為公全然為私何人又說得清楚呢?當初林某曾向天子推薦了十名皇長子講官分別是侍講學士孫繼皋,盛訥,洗馬李廷機,修撰唐文獻,焦紘,編修陶望齡,鄒德博,全天敘,檢討蕭云舉。”

  “其中李廷機是前首輔王山陰向下官推舉的,還有孫承宗是皇上點的名,至于其他人選,元輔若覺得下官有私心,可以自行定奪。禮部決不會有二話。”

  王錫爵聽到這里,看了林延潮一眼道:“且容老夫思量一二。”

  林延潮聞言大喜,然后道:“如此下官就不多言了,還有一事,林某昨日看了三輔陸平湖上疏,其中有一句話提及當年世廟賜予前大學士楊一清的銀印,大有提請閣臣密疏言事之意。此事元輔不得不慎啊!”

  王錫爵看了林延潮一眼,然后道:“此事老夫省得。”

  林延潮當即道:“那么是下官多嘴了,下官告辭,請恕不能隨元輔去文淵閣。”

  王錫爵撫須道:“區區這點小事不敢勞動尊駕!”

  林延潮笑了笑告辭離去。

  王錫爵看著林延潮背影,略有所思,然后滿臉凝重地走出出了乾清門。

  而王五,盧中書等一干隨從都侯在這里。

  王五一見王錫爵連忙道:“老爺,閣內……”

  “不必多說,老夫已經知道了。吏科都給事中鐘羽正是林侯官的親信,此事必是他煽動所至,難不成他以為用這樣的手段,老夫就會就范嗎?”

  盧中書上前滿是關切地問道:“元輔,那么林侯官之事怎么辦?若是他真罷了官,那么言官可就真的要拆屋子了。”

  “將林侯官罷官的事怕是難了,”王錫爵撫須道,“方才他在天子面前巧言令色,而皇上又念著每年海漕的十幾萬銀子,連焚詔的事也不計較了,打算對他是網開一面。眼下連老夫一時也拿他束手無策。”

  王五,盧中書聞言對視一眼。

  “罷了,先回府再說。這些人看著老夫沒有回閣,早晚也會散去的。”

  卻說王錫爵回府后,而一直關注宮中消息的陸光祖,也是第一時間得知了林延潮并未被罷官的消息。

  陸光祖于府內來回踱步,對左右親信問道:“王太倉這葫蘆里賣得是什么藥?以皇上對他的信任,若他真要罷了林侯官的官,也不是辦不到吧!”

  親信道:“我們的消息是天子念著林侯官每年的十幾萬兩漕銀沒下決心,同時估摸著王太倉也擔心將林侯官罷官那么百官必然對他生怨。”

  “百官生怨?”陸光祖問道,“若是林侯官不罷免,那么三王并封的事就辦不下去。如此王太倉回朝就成了笑話,以后他有什么主張要辦下去也是不易了,而宰相威信,也是從此臉面掃地了。”

  陸光祖此刻露出了百思不得其解的神色,他的心中著實是困惑不已。

  陸光祖現在坐回了榻邊,反復的思量哪一步出了什么問題。

  “不會是老夫昨日上的那份奏疏,犯了王太倉的心中之忌吧!可是現在他也是自顧不暇了。”

  正在陸光祖細思之際,突然管家入內一臉亢奮地陸光祖道:“老爺大喜,大喜啊!”

  “何事如此高興?”

  “從宮里傳來消息,皇上已是下旨賜銀印于老爺,準老爺用此印封直接奏事而不通過通政司!”

  陸光祖聞言不由從塌上顫顫巍巍地站起,密疏言事的權力令他離宰相的至高權位其實又更近了一步啊。

  左右親信是一并齊聲恭賀。

  而連陸光祖此刻也沒料到,天子這么快就賜予了他密疏言事的權力。

  喜悅之情在陸光祖心底緩緩平復下去,但見他對著皇城方面一拜道:“真是皇恩浩蕩啊!陸某雖是老邁殘軀,也當全心全意報效圣上!”

  “立即吩咐人擺下香案,準備接旨!”
大明文魁最新章節http://www.lpbrah.icu/damingwenkui/,歡迎收藏
手機看大明文魁http://m.cndxh.com/damingwenkui/大明文魁手機版!
本章有錯誤,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大明文魁》版權歸原作者幸福來敲門所有,本書僅代表作者本人的文學作品思想觀點,僅供娛樂請莫當真。
新書推薦:明天下滄元圖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靈氣逼人九星毒奶諸天之掌控天庭南山隱暗月紀元龍城

如果蝸牛有愛情 | 大主宰 | 逆鱗 | 雪鷹領主 | 斗戰狂潮 | 元氣少年 | 尚書房 | 網站地圖

丁香花小說網 | 只分享好看的小說 | 手機版 | 網站地圖
本站小說為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本站只是為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

时时彩不定胆五星三码